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读苏词的爱情和友情(友情篇)  

2015-08-20 12:1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轼一生宦海沉浮,命运多舛,一再遭贬,以至从岭南流放到海南。但他二十二岁就从四川眉山县的一个普通士子一跃而成为全国的文章大家,进入以欧阳修为首的诗文革新运动的行列,并成为这一运动的主将  。 欧阳修逝世后  ,他无论在地方官任上还是在朝廷上,都始终坚持古文运动方向 ,发现和培养了一批文学新秀,成为诗文革新集团的领袖。他的才名和影响、他的学识和人品,赢得了朝野有识之士的爱戴和追随,在厄运连连的任何境遇下都没有失去朋友。他一生抒写友情的词作很多,让我们摘录两首看看他对友情做了怎样情怀、怎样手法的表达。

 

 八声甘州》

          寄参寥子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畔,正春山好处,空翠烟霏。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西洲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这首词 作于元祐六年(1091) 是苏轼由杭州太守被召为翰林学士承旨时写给参寥的。参寥是僧道潜的字,他以精深的道义和清新的文笔为苏轼所激赏,二人过从甚密,结为莫逆。此次苏轼守杭,他到杭州卜居智果精舍;苏轼任徐州知州时,他从余杭前去拜访;苏轼贬黄州,他不远两千里赶去追随数年,甚至以后苏轼从岭南贬迁海南,他还打算前去探望,在苏轼写信的极力劝阻下才作罢。什么叫休戚与共、荣辱不渝的真朋友?这才是。在这首“寄参寥字”的《八声甘州》中,苏轼以推心置腹的肺腑倾诉表达了与好友亲密无间的深情厚谊。

        全词 上片写钱塘江景,下片写西湖湖景,都是记述二人的游赏活动,都是借景抒发情感,表达心迹。

        开篇的“有情风万里巻潮来,无情送潮去”,一开始就把物象人格化。钱塘江潮的一涨一落是自然现象,风也无所谓“有情”与“无情”,因为写的是离别,所以在这里便以“送潮归”的无情风反衬了人的有情,表达了惜别之意。“问”字领出的三句,是离别的特定场景,“西兴浦口”在钱塘江南(杭州对岸,萧山县西),“几度斜晖”之问,是说还记得我们几次观赏残阳落照的钱塘潮吗?“不用”以下的四句,可以做这样的翻译:面对潮涨潮落的起伏和人生际遇的无常,我们不必思今吊古,替古人伤心、为现实忧虑都是没用的;你看有谁像我东坡,活到老来超然物外,不计得失,浑忘功名利禄呢?

        下片,“记取”三句是写曾经的西湖之游,二人同赏春天满眼青翠、烟雾笼罩的山光水色。“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算来当今世上,像你我这样志趣相投、心灵契合的诗友,还能有几人呢?“约他年”至结尾,是借用东晋谢安的典故来表达自己的归隐之志。《晋书·。谢安传》记载,东晋谢安东山再起,仍时时不忘归隐志趣,但终究还是归隐未遂,病逝于西州门。羊昙素为谢公所重,谢死后,羊昙一次醉中路过西州门,发觉之后竟大哭而去。苏轼借此典告慰参寥,自己不会像谢公一样与雅志相违,使好友恸哭于西州门下。谢安与羊昙,苏轼与参寥,友情关系极其相似。细品前文的“约他年东还海道”,和结尾的”西洲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苏轼在披露自己心志的同时,是否还含有期待好友追随的同隐之意?那将是隐居唱和的最佳伴侣。这是我的揣摩。

         此词以平实的语言表达了友情的真挚,“从至情中流出,不假熨贴之工”(郑文焯评语)正道出了本词特色。词中的人生感慨是深沉的,语重心长,但读来并不消沉颓唐;出世归隐的意念也以“谢公雅志”来表达,因为他知道自己内心经历的一切矛盾痛苦好友都了解,无需再徒增烦恼地表白什么。苏轼的开阔胸襟,旷达情怀,从开篇的“有情风万里巻潮来 ”的雄放气势就已经表现出来,而下面一首抒写友情的《永遇乐》,则是一种委婉幽深的格调。

 

 《永遇乐》       

                孙巨源以八月十五日离海州,坐别于景疏楼上。既而与余会于润州,至楚州,乃别。余以十一月十五日至海州,与太守会于景疏楼上  ,作此词以寄巨源,

         长亿别时,景疏楼上,月明如水。美酒清歌,留连不住,月随人千里。别来三度,孤光又满,冷落共谁同醉?卷珠帘,凄然顾影,共伊到明无寐。

         今朝有客,来从濉上,能道使君深意。凭仗清淮,分明到海,中有相思泪。而今何在?西垣清禁,夜永露华侵被。此时看,回廊晓月,也应暗记。

        从言序得知,这首词是苏轼寄给友人孙巨源的。按序言所叙,孙巨源八月十五离开海州,二人曾坐别于景疏楼,随即又有润州的相会,至楚州才分手。巨源来海州是不是特来看望苏轼?润州至楚州的再会与分手,是出自巧遇还是苏轼的跟踪追送,不得而知,但这首《永遇乐》显然是时隔三月苏轼返回海州之后寄给巨源的词作。

         上片,“长亿别时,景疏楼上,月明如水。”写的是海州初别。“美酒清歌,留连不住,月随人千里。”是写依依惜别的深情,月随即心随,套用现在的一句歌词就是月亮代表我的心。“别来三度,孤光又满,冷落共谁同醉?”是写自己的孤清冷落,还是为对方设想?有赏析文章说是写对方。“卷珠帘,凄然顾影,共伊到明无寐。”仍然是想象对方:三度月圆,旅途孤单,无人同醉,只有明月相陪。“凄然顾影,共伊到明无寐”,伊,指的是明月,说的是卷帘望月,形影相弔,彻夜无眠。四个句组以月穿连,层层递进,情景宛然。

        下片,   以“今朝有客,来自濉上,能说使君深意”为过渡,点破了引发遥思怀念的起因是有客从濉上来,道出了你对我的深情(此客也许就是序言中说的会于景疏楼上的“太守”吧)接下来的三个句组,进一步抒发了对友人的痴情怀念。此时巨源在汴京,苏轼在海州,“凭仗”三句说的是从河南发源的淮河,东流到海,我看到了你洒在河中的相思泪水。“而今”你人在何处?我仿佛看到你在西垣(中书省)宫中值勤(巨源任起居舍人)的孤独身影,清冷如露的月光洒满床被。“此时”彻夜不眠的你面对回廊晓月,总该忆记起我们对坐景疏楼上依依话别的情景,勾起怀念之思吧?“也应暗记”一语双关,既是推测对方的心理活动,也是表达自己的怀念深情。

           全词以明月为贯穿线索,五次写到月:离别共望之月,随友千里之月,时光流逝之月,陪伴无眠之月,清冷侵被之月,回廊怀人之月,都是情景交融的凄清意境。不说自己彻夜不眠,对月怀人,偏偏以己推人,设身处地想象对方,其传情达意的深细婉曲由此可见。与《八声甘州》对照,二词的友情抒写传达显然不是同一风格手法。如果不看序言,只看词中的相思情语景语,我们会不会产生写给情人的误解?如果这首寄给同性朋友的一往情深的词作是今天我们哪个人写的,会不会在某些读者中引起“另类”的猜疑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亲情、爱情和友情都是情,抛开涉性的欲望和行为,但就情的深浅和情怀表达而言,友情和爱情之间究竟存在什么规定的界限呢?一往情深的相思就不能出现于同性友人之间吗?许多在古人那里的美好情愫和坦荡情怀到了今天就发生变调,正常被视为“反常”。问题出在哪里?这是值得深思的 。当然,友情也不是同一类型,表达也不是同一方式,面对不同交往的友人,处于不同的心境心情,友情的抒发也会表现为不同的情致格调。苏轼是渊博学者,也是情感丰富的诗人,作为宋词豪放派的开创者,他的友情词作,既有旷达雄放的一面,也有委婉深曲的一面,只是他的婉约不同于“花间”词人,其格调是质朴而清新的。

            说不尽的苏轼,品不尽的苏词!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