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下山路遇的青年(一)  

2015-06-29 17:3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网登山已经成了我的生活习惯。山在楼侧也给我随时登山提供了方便。网上山上都有风景可看,网路和山路也都有不期而遇的情缘。对于年逾古稀的老人,情缘并不意味着恋情,亲情友情都是情,尤其来自年轻人的一见如故的亲切友好和体贴关照,岂不也是弥足珍贵的一段情份吗?

        昨天下山的时候,走到台阶路的转折处,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那里吸烟,他给我让让路,我又发现他脚下的台阶上并排摆着三颗刚刚点燃的烟,便停住脚步看了看他。他也在看我,微笑着举举手中的一盒烟和打火机,我明白他的示意,摇摇头,问他这是在遥祭亲人吗?他说是的,父亲死了二十多年了,原本坟在山上,现在连骨灰都找不到了。又说父亲是三十八岁去世的,那年他才五岁。我问什么病去世这么早?他说不是病死的。他跑出去玩,父亲找不到他,以为丢了,他回来的时候见父亲躺在家院旁边一条沟里,身下淌着着血,等他跑着把舅奶他们找来,血流干了,人已经死了。我惊讶,是自杀?他未置可否,又问你母亲呢?他说父亲蹲了五年监狱,出来的时候母亲已经改嫁了·····

        我沉默。山路偶遇,素不相识,他如此坦诚地向我披露涉及家庭隐私的不幸经历,让我不能不感动,不能不同情。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在我眼中还是个孩子,他也确实长得像个孩子,个头儿不太高,瘦瘦的面孔挺清秀,问他成家了吧?他笑笑,说还没有。人都有自尊,我不便再问什么,也无话可劝慰。从山上下来走累了,听他倾诉的时候不知不觉蹲下来,当我起身迈步时,忽觉一阵眩晕,便急忙用手撑住一棵树,他也立刻从背后把我抱住。蹲的时间长了,猛一起身的眩晕是常有的事,血一流通眩晕就过去,但他一直抱着我的后腰不放手,说下台阶不好走,坚持要把我送下山,另一只手还握住我的胳膊,像挟持一样,弄得我难以迈步,却又辞谢不掉。一高一低,一老一少,两人纠纠缠缠踉踉跄跄下台阶,外人看见一定会觉得很可笑。

        下了山,是一条直通大街的红砖道,我家小区的后大门就在道旁。我指给他,说放心吧,我没事的,几步就到家了,他还是坚持送我,走了两步看见他停在道上的面包车,又要用车把我送到家,我说后大门锁着,只开小门不能进车,他说那就绕段路从正门进。看看他一张真诚期待的脸,我不忍心辜负他的一片热心,也想让他露露有车可开的体面,便进了他的车,他递给我一瓶冰糖雪梨我也拧开盖儿就喝。我的爽快使他很开心,他说您身体真好,这么大年纪腰板还直溜溜的,我父亲活到现在也六十出头了,我,我该怎么称呼您呢?我说自然称大伯。车开进小区院里,停在我家的楼宇门。我说上去坐坐?他说家中有人照顾你吧?我说老伴在家。他说有人照顾我就不上去了,您慢慢走好。

         在车上,他告诉我他姓徐,又说在ji街上开车时见过我。我站在楼宇门的台阶,目送他进车启动,摆了摆手。又联想起另一个下山路遇的21岁的小青年,姓于,我们有过一个多星期的交往,他进过我家,我将另篇写他。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