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下山路遇的青年(二)  

2015-07-01 10:5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阳山牌楼大门朝东面街,有山前广场;与山门相距三百米,还有一条还有同一方向可供登山的阶路,也可以称为下山路,就在我家楼后,我就是沿着这条阶路下山的时候 遇到了上文所写的小徐。和本文要写的小于相遇,也是在这条又窄又陡的阶路上,他从上面下来与我并肩走了一段,下山后仍然不远不近地并排走,直到有车驶来,我俩才各走一边,我从左边的砖道进了小区后大门,他的去向我就不得而知了。

        几天之后,吃过晚饭,我从小区后门去山门广场,经过道口一座早该拆迁的住宅楼(产权属省直企业,住户的拆迁要价太高,一直在这儿占地挺着)见一个胖胖大大结结实实的小伙子正在楼前搧烟生炭火,心想,在这脏兮兮的破楼前卖烧烤会有人买吗?便看了他一眼,他对我笑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又亲切地喊着说: “大爷(大伯),你先去散步,回来我给你烤几串,尝尝我的手艺!”  我以为是小伙子顺口揽生意,并没在意。散步归来,他又喊我,还把肉串举过来。平时我很少吃烧烤,况且也没地方可坐,正犹豫着怎样拒绝才不伤他的面子,他立刻让出了自己的坐凳,硬把两根肉串递到我手里。我说肉串我尝尝,凳还是你自己坐,推让之间,坐在旁边的一个此楼熟人站起来把坐凳搬给我,说要回屋看电视,我便坐下来。

       小伙子一边看我吃,一边笑着对我说: ”大爷,我在山上三次见到你,一次是我妈来,我带她上山。前几天咱俩还一道下的山,我从后面追上你,你还看我一眼·,不记得啦?“

        ” 那是你吗?“ 我有点惊讶。

         那天下山的时候他一直不远不近地跟我同行,我的确看他一眼。见他胖胖大大比我矮不多少,浓眉大眼,剪着流行的高顶短发,一套黑色的短袖T恤和紧身裤把他的臂膀和大腿包得结结实实,脖颈好像还挂着细项链。眼前的小伙子就是那个时尚打扮的青年吗?他怎么会在这儿摆起烧烤摊?此时天已落黑,他坐在简陋的炭火箱后,穿着带风帽的长袖旧衣,布鞋、布裤也是旧的,真没想到一同下山的会是他。

       “平时没有见过你呀,你怎么在这而卖烧烤?”

       “我租个房,住这了,就在这个二楼。” 他指指头上的楼窗,靠边墙的屋子,墙外就是露天楼梯,

        他告诉我,他家在长春附近的大岭,父母早就离了婚,母亲在辽源这边的农村嫁了人,他从小跟姥姥,姥姥没了又跟奶奶。父亲能挣能花,有楼有车,再婚之后生个儿子,又离婚了。最近耍钱输了六七十万,把车都买了,还把他的工资存款输进去。他说 自己的父亲我能说什么?说也白说,一赌气我就辞了他给我找的工作来到辽源,在网吧和舞厅两次打工都给不几个钱,就买个烧烤箱,想自立谋生。又说母亲在这一楼跟人开过半年冷面店,他来过,这楼租金便宜,要三百,讲到二百六,已经交了一个月,还有半月就到期,下月房租还没着落呢。我问他每晚能卖多少?他说没冰柜,不能多买肉料,也不敢多烤,这几晚好的时候卖个七八十元,今天生火晚,还剩30多串没烤,看样卖不出去了。说着来个骑摩托的要买10串,他给烤了12串,白送两串;一会那人又来了,又要10串,他又给烤了13串。我说你怎么这样做生意?他说剩下卖不了就坏了,那人买过我好几次,送个人情吧。

       看样 小伙子有点江湖气,一问他才21岁。他说从小跟姥姥奶奶受苦,摔打惯了,闯荡惯了,也练过身手拳脚 ,他不招惹别人,但讲哥们义气,追随他的小哥们打架找他撑腰出气,他是有求必应的,也为他的叔伯兄弟们打伤过人,又拿钱给人治,事后想想这么逞强没意思,很后悔,离开当地也是为了切断和过去的联系。我一边倾听他讲述自己的心志,一边鼓励他艰苦自立是对的。五月天气昼暖夜凉,他看我抱着臂膀,就拉我坐到他的身边,靠近炭火箱。我说太晚了,不坐了,起身要走的时候,他硬要把烤好得最后10多串让我拿走,我知道我的衣兜里没装钱,不能白拿,他说:”爷俩有缘才几次相遇,我一见你就觉得亲,那天下山追上你就是想认识认识说说话,今晚这点小意思你不领,就是瞧不起我于小野了。“ 我无法再推辞,就接了。绕过楼前道口快进小区后大门的时候,他又追上来,喊:”大爷,明早我要陪你上山,7点半在大门见面,行吗?“ 我答应了。

        第二天早晨,我在后大门等了半小时也没见他露面,就回家了。隔了一天的傍晚,我出后大门,才在通山道上见到他。他是站在屋门见到我,才跑下楼梯过来的。我说前天早晨白白等了你半小时,你怎么爽约哇?他说爽约?我早早就到了呀,一直等你,等不到又上山去找,找到山顶绕半天也没见到你。我问你是在哪等的?他一指登山路,说一直坐在台阶等。我笑了,是我没听清,还以为在这小区大门见面。我说眼睛一直盯着道口你住的楼,根本没往山那边看。于是重新约定,还是早晨七点半,山根台阶见。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