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亚洲榕树王”印象  

2015-04-19 17:5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友 帘卷西风 在我的《海南之行》下留言:“2010年去海南感受了海韵椰风,很想再去一次。”  用“海韵椰风”概括海南风光特色很准确也很富诗意。椰树在海南到处都是 ,海口也向有“椰城”之名,海风一吹,椰影婆娑,令人心荡神摇。椰树之外,在这里我见识了许多棕榈科的高大树木,还有香蕉芭蕉之类的阔叶植物和种种花树,见所未见,名所未知名,都让我流连观瞻,非常喜欢。但最感神奇,以致不能不顶礼膜拜的,还是定安的“亚洲榕树王”。

        榕树,我在荧屏和画面上见过,以为盘根错节的庞大根系是榕树标志性的特点。这次来海南我又亲眼见到了小叶榕、斜叶榕等许多品种,未必都是盘根。然而定安县古村的“榕树王”却不仅仅是庞大出奇的盘根错节,而是一根一系生出许多许多的根系,不是由地面生出,而是由枝上生出的 “气根” 像绳子一样条条垂挂下来落地生根,扎到地下吸收水分和养料,由软变硬茁壮成粗细不等的树干,又棵棵如此繁衍。这是我的直观意会,未必符合科学描述。都说“独木不成林”,这棵八百年的古榕偏偏恰恰是“独木成林”。这片榕林遮天蔽日,占据很大很大的空间和地面,却不是单摆浮搁各自独立,而是棵棵虬枝如蟒如蛇般相互盘结交错,分不清你我。实际上它们像家族代代子孙一样都出自同一根系血脉,都没有脱离原始之母,都在拱围着、守望着“母树”,这是最令人心生崇拜的。更令人惊奇感叹的是,母树的树干已经老得干瘦干瘦,细瘦得如同筋脉裸露的手臂,而她生育繁衍的子孙却个个粗壮遒劲,最粗的一棵三人环抱也未必合围,“亚洲榕树王”的红字石碑就耸立在这棵树前。默默退让的母树会引以自豪吧?

        语言文字的描述是苍白无力的,我的笔墨无法把“亚洲榕树王”独木成林的景象和盘托出,更无法传达出它那盘古开天、绵延不绝的强大原始生命力。为了直观呈现其独木成林的景象,儿子用手机从不同角度拍摄了让我置身其中的景片,单立了一个相册,感兴趣的读者朋友不妨点击一看。我也欣幸儿子选择了这样一个偏远僻静的特色景点。这里没有几个游人,只停两台自驾车。质朴的村民聚在这里,坐的坐,躺的躺,说笑的说笑,像生活在“世外桃源”一样安定悠闲。对外来的游客他们不收“门票”,也没有门,只由一妇女收10元停车费,用于对“榕树王”的保护,据说一位老人终生在这看守,这一两年村民才想起收点停车费,作为补贴老人生活的报酬,以往都是由村长和村民捐摊的。

        在我瞻仰观望的时候,一个中年村民走过来,为我指点枝干上垂挂落地的“绳条”,好像说那就是繁衍再生的“气根”,他的讲解口音我听不懂,但我频频点头回应他的诚朴热情。他告诉附近不远的林子里还有一棵“荔枝王”,按他手指的方向,我和儿子去寻找,可惜有两条半大狗一个劲儿追咬,打又打不得,只好绕道躲,绕来绕去,“荔枝王”什么样终究还是没有看到。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