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监护  

2015-01-10 21:2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散步的时候遇到一个人,称我张老师,他说我在报社的时候他给我送过稿子,有过谈话,他姓周,问我还记不记得他?我看了看他的脸,五十左右的样子,端正平板,没什么特点,找不出似曾相识的感觉。我说离开报社已经二十多年了,当年你还年轻,只见过一面,如今哪里还记得?他说他可是不止一次见过我,每次都见我大步流星的,不好意思拦住我说话,只能擦肩而过。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对他一无所知,我只能这样问问。

       哪还有什么工作?厂子一摘牌,我也就下了岗,失了业。从进工厂我就在技术室,净跟机器图纸打交道,干不了别的,有人偷走图纸资料到南方找出路,拉我去我没去,那种事我干不了,又不会做生意,只能闲在家里。说来不好意思,也不瞒张老师,我现在给一个读高中的大男孩当保姆。

       当保姆?这是我心里的惊诧,再隐藏也不能不写在脸上。

       是我们技术室描图员的儿子,已经读到高二了,我住在他家,负责照料他的饮食起居。

       他妈呢?

       去了南方。是这么回事:她男人去南方打拼多年,办起个像样的厂子,钱倒是没少往家寄,人却不见回来,这二年连电话都不常打了,一问总说忙。我同事越来越怀疑老公有了外遇,想去南方看个究竟,儿子又面临中考,等儿子考进高中读了一年,可以脱身了,她就想到了我。我们共事多年,她了解我的性格为人,知道我踏实心细,会料理家务做吃的,又闲在家里没工作,就硬是把儿子托付给我,连存款折都留下,还预付了我半年一万五的工资。临走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照管孩子吃好睡好,安心读书,别受委屈,我知道,我承担的不仅仅是保姆做吃陪住的责任,实际上也是孩子的监护人。

       听他这番讲述,我不知该作何感想,正所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人人都会找到自己的位子。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正处于青春初萌的骚动期、叛逆期,离开母亲,他会安安静静地读书,会接受一个男保姆的监护吗?

       张老师,正好遇见您,您是有学问有见识的老前辈,我不瞒您说我当保姆,是因为近来发生一件事,不知怎么办才好。唉,我也不知该说不该说,怎么说呢,是关于这孩子······

      他停了停。虽说是路遇,话说到这份上,涉及孩子,我也不能不听听。也很想听听。

      这孩子本来挺好,我们住邻居,孩子是我眼见长大的,非常聪明,学习好,长的也好,文文静静的,见我一口一个周伯地叫着,我也挺喜欢他,若不是这样,他妈也不会放心把他交给我。开始住进他家那半年我们爷俩相处的挺融洽,学校开家长会他让我去参加,他过生日还把同学请到家里来,让我安排做好吃的。可是近来烦我了,不让我过问他的事,连话都懒得跟我说。前几天还发了脾气,让我晚上回家住,你说我,我该怎办?

       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我是受人之托,那么信任我,我不能不尽心尽意承担保护的责任,再说我也把这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能眼看他小小年纪做出越轨的事吗?实话跟您说张老师,这孩子晚自习不是一个人回来,还带着一个同学,晚上两人睡一起······

       女同学?

       女同学就更糟了,是男同学,两人好得形影不离,吃完晚饭连电视都不看,刷刷牙洗洗脸就进屋去,把门一关,有半月了。照这么下去,能不叫人担心吗?

       都是男孩子,有什么可担心的?高中课程紧,白天学习累一天,晚上回家没一个亲人在身边,有要好的同学做个伴,说说话,不是很好吗?不进屋,他们跟你有什么好说的?

       张老师,您不是不知道,现在网上什么网站没有?别看他们小,他们什么都懂得,两个十六七的大男孩睡一起,是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的。我看他那个同学人高马大的,晚上不回自己家,总到别人家来睡算怎么回事?我怕他把我同事的孩子带坏了,不能不问问他,这一问,我同事的孩子就急眼了,把我推出门外,说你只管做你的事,谁住我家用不着你管!张老师,你说他俩能没事儿吗?出了事儿我能没责任吗?

       两个男孩子睡一起,能出什么事?就算有你想的那种事,又不是男孩和女孩,能有什么后果让你承担呢?

       他父母不在身边,若是影响了学习和身体,我不闻不问,凭良心也说不过去呀!

       关心孩子的学习是应该的,日后不妨侧面了解一下,看到底有没有影响学习成绩?要说影响身体,你指的是什么呢?这么大的男孩子,即使没人跟他一起睡,他自己就没有幻想、没有动作吗?自然而然的生理现象,那是无法阻止的。即使他父母在身边,又怎么过问,怎么阻止呢?你有点杞人忧天,想得太多了!

       这么说,我用不着跟她母亲说说?

       你还想跟他母亲说?说什么?说你儿子跟一个男同学要好,晚上两人住在一起?哈,你这不是没事找事,给你同事添乱吗?她半年多没回来,肯定在她老公那儿有麻烦,还不知怎么烦恼呢!

       是啊,我也是考虑这个才没去电话。其实,其实我也不是杞人忧天,晚上睡不着,到他们门外偷听过,从他俩说笑的悄悄话证实,他俩真的搂在一个被窝里!您说,要是养成这种习惯改不了,不是毁了这孩子的一生吗?

       哈,竟有这样尽心尽意、尽职尽责的监护人,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这种疑神疑鬼地偷听刺探,岂不是下作?由此我也联想到逝去的岁月,在那极左的年代里,那些被组织被领导信任的许多积极分子,他们对人的监视监听不也是如此尽心尽意、近职尽责吗?当然时代不同了,我遇到的这位的的确确出于好心善意,可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做保姆的同时,自觉地承担起监护人的责任,也算难得!可是有谁赋予他如此监护的责任?又有谁受得了这种善意的监护呢?

       既然你信任我,跟我说了你跟同事孩子的事,那我就劝你一句,自管做好你该做的事,也就是同事委托你的,照顾孩子吃好睡好,安心学习,别受委屈。至于孩子的事,他已经那么大了,他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有自己青春觉醒的性隐私,这样的事大人不便介入和干预,你就不要多操心了。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相处下去。对自己的孩子也应该这样,不能事无巨细样样都管,更不能把自己的担心猜测强加给子女!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