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寻找自己,回归童年  

2014-10-24 20:5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晚年,前瞻的结局是清楚的,生命只有一种归宿,时间早晚而已,所以老年人都珍惜当下,喜欢回忆。回忆往事,无论是旧梦重温还是经历审视,其实都是在回顾中寻找自己,确认自己。生命只有一次,谁不在乎自我存在、谁不想弄清自己的一生是怎么走过来的?好像艾略特说过:“在所有旅程的终点,我们都回到启程之地,并第一次认识那里。”晚年的回顾,是生命历程的回归,我们总是希望从童年找回本初的自己。

       父母给了我们生命的载体,也给了我们生命的基因,我们的性别和性取向、我们的体质和心理素质都是由基因决定的。我总觉得基因是生命的“核”,它包含着我们生理、心理和整个精神生命的诸多因子,我们的天赋禀性,我们的智力情商,应该都是由基因奠定的。自古以来民间就流传着“从小看大, 童年看老”的说法,在人的一生中,无论教育、境遇、阅历给人的心志和性格带来怎样的成长变化,民间的看法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从人的老年总会找到童年的影子。

       我这一生经不了商,从不了政,做不成建功立业的大事,这是天性决定的。从小我就心肠软,面皮薄,见不得别人的可怜和卑屈,有要饭的老人孩子要到家门,我总希望母亲多给他们一碗米,或把剩饭剩菜热一热,让他们进屋吃;见他们一边道谢一边低头狼吞虎咽,我也总拉母亲退在一边,不去盯看,生怕他们感到接受施舍的羞惭。长大了也是这样,见不得别人的不幸遭遇和生死别离,平时与人交往,也是处处顾及对方的心理和情面,哪怕明知对方有错或撒谎,我也抹不开脸去揭穿,对应该拒斥了断的事,我也往往硬不下心肠。这样的人能做大事吗?

      “无毒不丈夫”的道理我不是不懂,我也知道“不撒谎办不成大事”,我不是没有洞烛人心、明察真伪的眼力,伟大领袖“一分为二”和“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法宝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参透底里,至于如何做基层领导的那套揽权治人的诀窍和手段,即使没人向我传授,我也看在眼里。但心知肚明的这一切我都做不来,也不想违心去做,连求人办事也张不开口,最终只能在地级小市文联主席的位置上退休,还一直是个副职。在全省各地文联中连续主持十年工作的只有我自己,主持十年工作仍然以副职退休的也是“舍我其谁”。哈,“百无一用是书生”,对此我常笑自己。

       笑,也是一笑了之。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性格决定命运,所以我从不怨天尤人,从不抱怨命运对我不公。天性和禀赋决定我只能静静地观察和思考,只能和文字打打交道,我从来不曾有过当官发财的欲念,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个见证现实、超越时代的作家,却没有那样的阅历、见地和才气。我的观察和思索,我所接受的文化教育和文学思想,只给了我见证现实的批判意识,批判意识又给我带来了未等发声就被扼住喉咙的遭遇,接下来的跟踪观察与思索又一直处于“失语”状态,这就注定了我当不成作家。一生就这么一事无成地过来了,进入晚年我还能有什么奢望呢?“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我做不成兼济天下的达人,就只能求得自身的完善。

       尽美尽善是我的天性所求,心性所在。从小我就倾慕完美,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尽美尽善的少年,可惜父母的遗传基因没有赋予我健美的体貌,于是长大之后我便把完美的追求转移到修身、学养和写作,期望在转移的弥补中实现自身存在的价值。可是对完美的苛求又使我始终缺乏自足自信,始终谦谦自守而不去开拓,这一生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摆在“自我中心”的位置。在会议和群聚场合,我从来不抢先发言和抢占前位,除非登台讲话和排座次的需要,我总习惯退后靠边,求个自在安然。当然我不是不在乎自己的存在,没人希望自己被忽视,我只是不愿意出风头。在我不显山露水的情形下被人发现和重视,那才是对我存在价值的真知,遇到真知的赏识和夸奖我的内心当然是很愉快很欣慰的。

       我从小就受人夸奖,可以说是在赞扬声中长大,在肯定的评价中度过一生,哪怕是在遭受批斗的岁月,我也深切地感受到人们对我的看重和同情。我虽然习惯了肯定和赞扬,但并不认为是理所应得,因此常常怀着感恩的谢意。特别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对我的好感和热情,我格外看重,因为我心灵深处一直存在形象自卑,素不相识的好感会让我一时满足于自身形象气质的魅力。退休前二年,随省作家代表团访浙,十几个人上车的时候,送行的绍兴作协主席和书记特意把我拉下来和他俩单独合影留念;在舟山市接受宣传部长招待的时候,他也把对话的对象一直面向我;归途在大连“长生号”甲板和船长合影,船长又特意把我拉在他的身边,这一连串的细节自然引起团队人的注目和诧异。是啊,默默随行的我显然不是这个代表团的领队,言谈举止、衣着打扮也没有任何出风头的表现,一个憔樵悴悴的半老头子,为什么偏偏是我受到格外重视的对待呢?实话说,在这次访浙中,不期然而然的另眼相看给我留下了感受最深的印象,他们都是三十出头、四十左右的年轻人,能够连续博得远方四位不相识者的一致好感,自然会唤起我对自身形象气质的自信,让我感受到自身生命磁场的存在。

       在我的心目中,自身形象、自身价值是第一位的。人生在世当然希望收获多多,没有能力收获身外的名利、地位、鲜花和掌声,能够求得天性的满足、自身的完善也就无愧于心。人活的不就是自己吗?“活出自我”就要回归自我,回归本性。“在所有旅程的终点,我们都回到启程之地”,人的生命旅程从生到死就是终点,不可能死而复生,从终点回到启程之地,就意味着“以死观生”。以死观生,什么烦恼都可以开释,什么欲求都可以放下,无论人生之路走得多么远,回到启程之地也就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从童年视角重新认识自己,就会滤掉荣辱得失的世俗成见,获得豁然开朗的“第一次”发现,无论自己是怎样的活法,无论一生是怎么走过来的,都是值得肯定的存在,都是曾经的过去,无需反思,无须纠结。活在当下,看看社会的发展进程,看看世界的风云变幻,瞻望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实现,在温饱或小康线上享受自己的天年之寿和天伦之乐,对老年人来说岂不是很现实的幸福,除此又夫复何求呢?

      人的晚年活的是减法,减去了一生得失的考量和烦恼,减去了生计事业的重担和由此带来的精神负荷,越减越单纯越轻松,回到童年的心态和天性,做个“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老小孩,不是很快乐吗?天真的境界应该是老年的所求,我正在做着回归的减法。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