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侦察排长对《重读<桃花雪>的思索》的回复  

2014-10-12 01:11: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月末,我写了一篇《重读<桃花雪>的思索——致侦察排长》,从开头的一段话可以看出,这篇《思索》只是应和“多提意见”,说说看法和想法,并非评论,本来属于读者和作者之间的私下交流,因为不是通过“短消息”的几句话可以说得清楚,又没有其他交流渠道,拖延再三,只好拟个标题公开发表。当时决定发表的想法是:《桃花雪》是被一级文学刊物《作家林》作为优秀中篇推介发表的,网上读者不会因为我的《思索》看法影响阅读感受。但作者排长对我的看法和公开发表究竟怎么想,我就很难揣测了。

      想不到排长当晚就做了这样的回复:
      午夜才回来,才看到您老的这篇《思索》。这样说吧,您老一出手就触到了这篇小说,准确的说,是我这个写作者的“病”。这个“病”原本是我的隐私,小说虽然发了,但写作过程里那些翻来覆去的纠结,到最后的草就了差,我一直捂在心里。现在,您老一文全道破了。我想,若是我与您老同城而居,我一定会清茶薄酒,向您倾诉一下这个“病史”。

因为太晚了。来日我也再重读这篇《思索》,认真给您老做个汇报。

这样的回复让我很感意外。我的“意见”直言不讳,和盘托出,正如我的回复所说:我以为我的看法你内心未必会接受,看了你的这段话,一是觉得我一直拖延作复的顾虑没必要,二是很为你的诚挚所感动。

现在再让我们看看侦察排长兑现前言的“汇报”:
      仁老好!原想以专门写篇博文的形式,给您老汇报,后来考虑再三,就在这里说说实在话。决定这样,原因除了《桃花雪》在我心里不像《青木垭往事》那样有底。还有这毕竟只是我(作者)与您老(读者)的个人交流。您老的读者身份完全可以不拘形式,而我这个极不成熟的学生之笔,招摇着与人讨论自己的所谓作品,未免有显摆之嫌而惹人笑话——这是我的心里话。

 我初读您老的《思索》,回复里说“您老一出手就触到了我的病”,也是心里话。因为我的“病”就是您老文中谈及的一些问题。这篇小说我写写停停,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年多。其中的主因,就是您老说的“桃花雪”三个字到底想反映什么。我也不只一次的想到您老所想——抛弃“我”的事,只说祖父的事。但那样离我心里的东西总是差了什么。如您老所说,我也担心,一部中篇小说,想承载那么多的东西,是不是“力不从心”。但我的思维已提前走进了自己给自己划定那个圈,始终出不来,到最后,只能匆忙了就。

我的愿望,说来很大。大到黄炎培与毛在延安窑洞里谈过的“周期律”问题。用桃花雪(倒春寒)做意象,其实只是一种乐观之幻。小说发表的时候,应编辑要求,必须附上一篇创作谈。我因此草就了《有一道符》。但这道符是什么,我不好明说。确切些说,应该是两道符。一道政治符,一道文化符。我更想(或者只能)突出文化符——这个族群的人生价值观。尤其是这个族群的那些出类拔萃者,如“我”,镇长等,他们身上最致命的虫是什么呢?是关于人生价值观的文化。黄瞎子那一卦,算的不是“我”,是这个民族,国家。因为此,胡子,“祖父”,那一辈浴血的结果,我们并不曾看到真正的春天,只能用“桃花雪”(倒春寒)做想象了。

但这篇小说是不是触到了这两道符,我自己都不知道(起码没怎么触到政治符,否则发表不了)。也因此,虽然发表了,我没一点欢喜心情。不像《青木垭往事》,没发表时,我就有底气。

一个素材有多种创作路子,路子的选择,离不开作者的经验。我这个初入门者,遇上您老这样仁厚责任的读者,是幸事。可惜山水千里,我除了敲下一个“谢”字,只能继续写,好好写了。

读了这篇再回复的“汇报”,侦察排长作为一个作家的胸怀、品格和涵养,为人的真诚,我就无需多说了吧?要说我只想一句:一个缺乏严肃写作思想态度的浅薄而自满的作者,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回复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