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林曦的两篇作品《血污经》和《莲开并蒂》  

2014-08-16 11:5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ASMINE女士的《欣赏林曦》在我这里转载后,几乎天天有人推荐或转载,可见读者朋友们对林曦的关注和喜爱。而林曦又习惯把发表后的作品藏起来,所以我把她现在桌面的《血污经》和《莲开并蒂》一并复制在这里(经允许),并附我的短评和林曦的回复,以供大家阅读。我也借此佳作之光充实、照亮了我的桌面。

 《血污经》

         黄奶奶没了。
         瞻仰遗容时,黄奶奶安静的躺在棺木里,好像睡熟了一般。面容安祥,因为画了薄妆,唇色红润面颊有绯,比生时还见精神。双手握着饭团交叠在腹上,那饭团是去阴司路上贿赂铁虎铜犬的。七层敛衣的厚度包裹干瘪的肉身,看上去倒还不见瘦。只是领口处的毛孔深深陷入皮肉显出一层层的褶皱却又触目惊心,依旧能让我感觉时光这柄注射器毫不留情的抽走了一个女人身上的血肉与水分。
        灵柩停在堂屋正中,亲友瞻仰默哀十分钟,外面虽然吵吵闹闹,唢呐尖锐锣鼓沉闷,道士挥着引魂幡在尸体上招摇口中念念有词,一片悲伤肃穆气氛,能听见大家的呼吸声。道士大呼一声,一把铁剑劈在一口碗上,帮忙的人拎来一只鸡,于是宰鸡,随着鸡的哀鸣鸡血溅落在棺木下小碗里沿碗壁滑下冒起血泡被送到灵位前。另一个道士在灵前念叨,然后围绕尸体撒米,帮忙的村人在棺木里填满石灰,道士封灵钉上魂钉。灵位立在遗像前,相片是七年前的旧照放大的黑白照。农村老人一般过了六十岁就会照一张相,以备作遗像。遗像里的黄奶奶被两盏烛光照得栩栩如生,原本面带笑容,烛火摇曳下竟似在微笑几可闻声,与平日一模一样,亲切又温暖,这就是音容宛在了吧。      

      二平领着四岁的毛坨给黄奶奶磕头,黄奶奶的干女儿带着儿子跪在一旁磕头回礼。我撕了两张纸钱在烛火上点燃扔在火盆里,火光映照着二平的脸,自从生了毛坨以后,二平不再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现在的丧事比起以前从简许多,封灵后就是家祭客祭,到得后半夜,道士会念《血污经》,超度亡灵。我奶奶死的时候,做了七天七夜道场,有天夜里听大人说是念《血污经》超度,每个女人死后都要念此经。那时候我不过九岁,不懂为什么女人超度要念《血污经》。如今倒是知道,大意指女子一生月信,生产,身上有许多污血是不洁之身,所以死后要被浸泡在污血池中洗涤超度才能重新投胎做人。

关于女子不洁,小时候也是有印象的,我们家门前有口供吃水的池塘,夏季的时候因天热灌田,水位急降。我和邻居红梅经常穿着短裤去摸鱼摸螺丝,大的女孩和女人是不允许下池塘的,会被骂不懂规矩没有家教。对于这种说法,我内心并不认同,但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临睡前奶奶总会叫我去用水,其实就是洗屁屁,说女孩子撒尿不干净。不过还是喜欢用水的,觉得卫生,是应该有的习惯。也曾要弟弟临睡前也洗屁屁,可是,弟弟却轻蔑的说,我是男孩子,比女孩子干净多了,家里的大人也同样这样说。为此,我感觉很憋屈,因为弟弟一点都不干净,有时候解大手后我甚至能闻见依旧残留的粪便臭,凭什么说男孩子比女孩子干净。家乡还有一套禁忌俚语“正月莫看龙上水,二月莫看蛇相会,三月莫看鸟喂食,四月莫看美女晒衣裳“。美女晒衣指成熟女子晒内裤等秽物,看了要背时倒运。女子的内衣服不得晒在屋前,而要晾在屋后,这是规矩。

青春发育期,我才正式感觉女孩子真是不干净,有时候总觉得底裤上黏黏糊糊的,还带着某种酸味一样,真是让我自己都讨厌。每次洗底裤总要搓好久好久才放心,其实,是初潮快要来临的预兆。初中时某次上课时,忽然闻到一股铁腥味若有若无的飘来,下课时,同桌的女生起立时,那种味道更浓了,发觉那女生居然尿裤子了,凳子都湿了一片,用纸帮忙揩,竟然是红色的血印,幸好那女生家住学校附近,课间十分钟可以赶回去换衣服。懵懵懂懂知道自己初潮也要来了,做了不少准备功夫,在书包里备好大量卫生用品,生怕出丑。

道士念《血污经》,黄奶奶的脸在烛火摇曳里生动着。黄奶奶一生没有生育过,有个女知青把孩子寄养在她家里,就是黄奶奶的干女儿。后来知青回城,干女儿哭着闹着要这个妈妈,女知青没有办法,只得把孩子送回来,直到孩子到入学年龄才回城念书,每年寒暑假干女儿都会带着孩子回到黄奶奶这边住,和黄奶奶一直都亲近。黄奶奶的老公已经走了好多年,因为黄奶奶没有生育而离家出走不知所踪,据说在黄奶奶三十岁那年走掉的。黄奶奶再也没有找过男人,也没有男人愿意找她,用乡下老娘们的话说就是谁愿意找一只不会下蛋的鸡呢。

道士念《血污经》,念念有词的口中不知是否有血污池,道士的眼睛似乎是闭上的又似乎不是。烛火摇曳,映照着黄奶奶干女儿的脸,她一脸悲伤泣不成声,小张老师,为什么我姆妈走得这么急,为什么不肯磨我一点力气,小时候我磨了她多少力气,总是要抱着游来游去哼着歌才肯睡觉,吃饭菜也挑三拣四。我知道她对黄奶奶感情很深厚,我搂着她肩膀安慰她,你姆妈走得很急速那才是修到家的福分,没病没痛一觉就睡过去了,多好啊。你不要伤心更不要自责,没能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是因为你出差去了。人死不过从这屋去了那屋,只是,这个空间与那个空间无法一相通而已。

二平大概哄完毛坨睡着了,二平也来守灵,陪黄奶奶最后一晚。道士念《血污经》,口里是否有口深井舌头底下是血污池?二平把花圈重新摆放整齐。我起身去灵前添香烛。烛光摇曳,黄奶奶面带微笑音容宛在。晚上摆放的供菜已经撤下,只剩一碟苹果一碟香蕉,还有那碗鸡血。鸡血已经凝固成血块,在烛光印照下闪着暗红的光,或许血清浮在上边沾了香灰,显得肮脏而又吊诡。道土在念《血污经》,慢慢声声。

 

仁者
不管是小说还是散文,这篇文字都是读者点评中称道的“有内容”、“有功力”的上乘作品。说有内容是因为笔笔都写得很扎实,根是扎在生活土壤深处的,那些传统丧葬习俗的细节我活到七十多岁也还没有这样的知识与见闻,因为未曾留意,青春女孩的生理和心理体验就更无从得知,也是因为回避;说到功力,我想那也不仅仅来自阅读和写作的素养,也还有一半的天赋,林曦有天生适于文学写作的素质。
林曦的两篇作品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林曦 回复 仁者
葬礼我还是比较熟悉,我们这老人去世,别人会请我写包。那种格式一般只有年龄大的人才会。但我奶奶去世时我己经写过。百日包,中元包,别人都请我写。我的大伯父是师公,师公也道教一个分支,许多民俗的东西我从小有印象。

 

《莲开并蒂》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

       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人间俯仰今古。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元好问

 纵身一跳,无须任何姿势,便成就了一场惊鸿。俯仰今古,再秾丽诡异的华章也无法描叙当时的惊心动魄的场景。凄艳的美丽从此人间绝版,当时所有的细节都悉数死去,翻破诗书的辞藻,也无法完整复述。

一对寻常相爱的儿女,前临深渊,后又追兵,进,粉身碎骨,退,生不如死。你抚摸我额前刘海,眼里攒足的誓言,足够许诺生生世世。十指相缠相视了然,眼眸中就有了微笑的泪水,苍天无眼,今日以生命来缔结来世的良缘。

即便沉沦到幽暗的地底,也请记得当初皎洁的誓言。即便坠入万丈淤泥之中,仍然记得来时那点清明。奈何桥头孟婆汤喝了一半便摔破了碗,迸溅的泪落如雨岂能忘记这丝是相思的丝,忘川云海一步已然千里万里,回首往事的心痛如绞终知这莲便是怜惜的莲。

此生,我们都成了莲子,以心中的苦楚来参禅,要慢慢的长出心事暗通丝丝相连的藕,开出了相依相偎脉脉相向的莲。

此生,我是你慈祥的母亲,我是你甜蜜的情人,我是你娇弱的女儿。

我以生命的喜悦来孕育你,用金黄的羊水来覆盖你,只盼你长出同命相怜的苞。

我以爱的温柔来拥抱你,用绿色的莲蓬来缔结你,只盼你结出坚贞洁白的果。

我以崇拜的目光来仰视你,匍匐你沧桑的肩膀上,枕在你洁白臂弯中,与你血脉相连吐纳呼吸。

直到我们心心相连,灵魂抵达同一个地方,便骄傲开出两朵惊艳无比的花,足以让天下世俗的眼光惭愧而盲。

花开之日,山河变色,黯淡了岸边的杨柳,黯淡了池塘的鸳鸯,黯淡了天上的白云,黯淡了启明晨庚。

夏季瞬间老去,秋霜爬满了屋檐,心事日渐饱满成熟为一颗颗莲子。以风霜果腹,雨露为枕,以桂花做引,菊花佐酒,吸食了万物精华。身上的绿衣变成了铜墙铁壁,内心的皎洁日益琉璃,心底苦涩精魂长成一枚明目清心的药。

繁华过后,渐次荒芜,滑落于万丈淤泥一如当初的纵身一跃,等待下一次的因缘际会。

当兵器上梅花锋利的划破沉寂的山河,大地的胸口喷薄出漫山的杜鹃,千里千寻,终于找到了殊途同归的那竿绿茎。

莲破之日,相见之时。相思相怜,永生永世。


仁者
元好问的一首词,被演绎成这样一篇洋洋洒洒令读者“心潮澎湃”的新解,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刚刚读完扎扎实实的《血污经》,又见《莲开并蒂》这样浪漫抒情的唯美文字,真不敢相信是出自一人的手笔,由此更见林曦才气。元好问的“问世间情为何物”,在此也可以得到别开生面的新解,不是吗?

林曦的两篇作品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林曦 回复 仁者
因为我开始不会写字,所以就仿写各种风格,唯美仿简帧。再者,我认为文字要为体裁服务,散文,杂评,小说应该风格各异。

又附:
林曦的两篇作品《血污经》和《莲开并蒂》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Jasmine 在我对日志《血污经.1》的评论下说道
林曦 说道:葬礼我还是比较熟悉,我们这老人去世,别人会请我写包。那种格式一般只有年龄...

什么是百日包和中元包?

林曦回复:
乡下烧给死人的财包。白纸里面包了纸钱。人死后一百天焚化叫百日包。中元节接祖用的财包叫中元包。

  
林曦的两篇作品《血污经》和《莲开并蒂》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Jasmine 回复了我对日志《血污经.1》的评论

我说道:不管是小说还是散文,这篇文字都是读者点评中称道的“有内容”、“有功力”的上...

是呀,这是真正民间的传俗,我也根本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只有写出来,我们才知道。此文的确写的好,为什么念这个经,和怎么念的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看来您同意我的观点,林曦是写作的天才。


仁者回复
赞同,所以转载了你的文章。你的评也写得好,有朋友点评“珠联璧合”。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