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我与林曦的对话——关于张忆近期小说  

2014-06-04 21:5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张忆的散文小说有众多热心读者,我和心在华年的对话发表之后,林曦又对张忆近期的几篇小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看法发给我,自然是意在讨论。在我的心目中,张忆是致力于纯文学写作的高手,对他的作品一直很推崇很喜爱,也一直关注张忆的创作走向,以自己的眼光给予标准很高的期待。这二年,张忆在突破传统写实的路上不断做着这样那样“超现实”的实验,路子自然不是平稳的直线,手法也跳跃在传统写实与“超现实”之间。创作不同于工艺产品制作,不能说张忆对他每篇作品的创意向都有很明确的把握,每种实验手法都驾驭得很娴熟;作为读者,我们对张忆的作品也很难用一种习惯的固定眼光去衡量,更不能对他所有作品做等量齐观,只能是对不同路子和手法的作品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摸不准、看不透的困惑也在所难免。因此我很希望听听别人的看法,同时提出我的看法,形成交流切磋。经验告诉我,探讨只能适可而止,过分认真往往因为看法差异而发生争执,心生芥蒂。感觉我和心在年华的对话没有出现不愉快,看林曦博客只加入了一个“扯学研究”的圈子,估计喜欢“扯”的人都是开朗爽快的,所以在征得同意之后,我又把林曦和我对话发表在桌面上。大家都是张忆的读者,又都在网上写东西,不妨“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 对话是从林曦对《大火》的点评展开的,因为对这篇小说的看法有差异,对话有断续、有延伸,所以我把它放到后面集中整理。)

对话:
 
 

关于张忆近期小说,我与林曦的对话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林曦 对我的日志《关于张忆近期写作的看法交流》评论道

      《琉璃塔》则着重人性的阴暗与美好之对比。与张忆禅心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甚有关联,此篇延伸的思考则更令我喜欢。


       我也非常喜欢《琉璃塔》,这是一篇可以体现张忆品位的上乘佳作。
 
 
关于张忆近期小说,我与林曦的对话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林曦 对我的日志《关于张忆近期写作的看法交流》评论道

      《宫中》很多人都一分为二,一个自己与另一个自已,或者说一个自己创造了另一个自己。皇帝不是皇帝,太监操控朝延,太监不是太监,公主或有妓心,洛阳的存在只是诗人为了揭露这场阴谋,可惜依旧是无用功,国已不成国。让我想起土木堡之变。


       你的这段领会分析很有见地,对我重新认识《宫中》很有启发,赞同你的看法。关于张忆近期小说,我与林曦的对话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关于张忆近期小说,我与林曦的对话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林曦 对我的日志《关于张忆近期写作的看法交流》评论道

     《竖琴女人》,旨在反应生活,生活实际没有竖琴之音优雅流畅,它平静里往往暗流潜涌,北漂族的艰辛与现实包括对爱情的势利,都显示出来了。

我:
       所以竖琴才最终弹给了初恋的人。小说结尾之前,竖琴一直作为主人的品味(或曰品位)的象征标志摆放着,虽然也先后出现在两个男人的心目中,构成“爱”的触媒,但两个男人谁也没有见到弹拨、听到琴音。这篇小说不动声色地揭示了都市爱情的“现实”,也体现了张忆风格中的含蓄蕴藉。
 
关于张忆近期小说,我与林曦的对话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林曦 对我的日志《关于张忆近期写作的看法交流》评论道

      《墙上的声音》,贯彻全文的是灵与欲的探索。究竟灵与欲哪个更重要?最终答案揭晓时,女主角却死于车震。生活总是这样,只能单项选择而不能多项选择。

我:
       这样的超现实实验小说,可供读者从不同角度作深层心理或潜在哲学观念的探索,很难说清作者一定在表现什么。对这篇小说具体的创作意向和作品的意蕴,我还没有准确把握。

关于张忆近期小说,我与林曦的对话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林曦 对我的日志关于张忆近期写作的看法交流》评论道

      《大火》,写的是人性的复杂,母亲对父亲那种爱与恨相铺相成的予盾才是主线。

我:
       是这样,恨之深,爱之切,爱恨交织,这条主线是贯穿的。只是她抚养一个女孩是为了替她实现对丈夫的报复,这种用心和手段、这种苦苦等待,实在是够处心积虑,而且也够狠的,不仅是对丈夫,也是对女孩——这个女孩也居然心甘情愿用自己的身体为养母复仇,欲置对方于死地,还有那个和女孩联手置父亲于死地的儿子。这场阴谋的蓄意,两个人的心理行为,我感觉有悖人性常情和生活常理。这个处心积虑二十年执意复仇的女人在心愿达成的时候又突生陡变,阻止杀害。这一切情节安排,给我的感觉是为强化爱恨交织编造离奇故事。


林曦

       这么说吧,人有时候是后知后觉的,并不能界定自己的心中的爱与恨。处心积虑报复成功后,爱恨刹那交汇,电光火石之间,才明了自己究竟是爱还是恨。
我:
       说得不错。
林曦
        俺不是文学评论家,俺只是凭俺感觉说。人类感情很奇怪,有些人因爱支撑而活着,有些人因恨支撑而活着。
 我:

       都一样,大家都是谈谈读后的看点和看法,不存在什么文学评论家。

 林曦 :
      小说因为有了情节作为支撑,让人容易记住。张忆的小说无论语言,思维,触角方面,都又上一个台阶了,这是可喜。嘿嘿,我也是乱弹一气。

我:
      小说离不开情节的支撑,问题在于如何安排情节,正是在这一点上构成了通俗故事小说和纯文学作品的分野。具体作品具体分析,表现爱恨情仇的《大火》不是“超现实”小说,没有脱离传统写实,因此它的情节应该为展现人物服务,应该为人物的行为提供真实可信的心理依据,而不应该只是一个离奇的故事。每个作家的作品都不可能是篇篇质量都很高,我们谈一篇作品出现的问题,并不意味着对作者一个时期整体写作的贬低。正因为张忆是创作质量很高的纯文学作家,所以我们才对他某篇作品出现的问题给予格外关注,并为之惋惜。
 
 林曦

       张忆的散文一直都纯美,所以当读到《大火》时,很多人一时无法接受。还有人说那是一篇毒草呢。但,小说就是小说,它比散文能够反应更多。小说可以写实也可以虚构,张忆能打破贯常的审美这至少是一个进步。

我:
       哈,居然还有“毒草”的看法?审美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我想,问题不在于写什么,而在于怎么写。作品的品位高低不是由题材决定的,而是首先取决于作家的审美视角。就写实小说而言,也就是怎样看待和把握作品要写的人物,从怎样的角度去开掘人物的心理行为, 传达怎样的主题意蕴。小说的虚构不是随心所欲的,情节的虚构恰恰是为了更准确、更深刻展现人物,所以需要构思,需要提炼。

林曦

这么说吧,我只是一个读者,我所看到的小说基本就是肉眼感受,而仁者与华年两位读者属于文学探究的范畴,也就是慧眼看文章或佛眼看文章了,我们的着眼不同。大致来说,我当然要浅薄一些,但因为凭直觉,也会接近本心一点。

我:
       哈,一旦谈起大家喜爱和关注的张忆作品,都是各谈认识,谁都不是搞专业的。直觉最好,真实!彼此真诚交流,互相启发,采长补短,也是网上一件愉快的事。如果你不反对,你我对话也不妨按谈及的作品衔接顺序整理一下,发在桌面上。七嘴八舌,大家扯扯,不是很热络很有趣吗?
 
 林曦

       可以。
 
 


  评论这张
 
阅读(591)|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