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关于张忆近期写作的看法交流  

2014-06-03 05:5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06月03日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05-25 19:41
心在华年

重读仁者先生推荐的两篇美文,对所作的评论也比较认同。——依我之见,张忆先生的文字自《寻常江南》后有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好像在试图打破一些已经圆熟的东西,有意融入了一些生涩感,可以说是新的元素,比如《那些年,我们的青春》,他抛开了惯有的社会——政治的(或隐或现的)写法,所取材的看似很淡,其实很深的人世——社会,就很别开生面了。当时比较忙,看了之后并没有写评。——我说的只是个见,不知仁者先生如何看?2014年06月03日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2014年06月03日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05-25 23:30
 仁者 回复 心在华年
张忆的散文极少直接介入时代政治现实。近期散文,《那些年,我们的青春》九篇属于特例(应约)。《寻常江南》和《清明看》这样带有随笔评说调子的文章过去好像也有过一两篇,我感觉张忆表达见解的评说文笔的确不如叙事描述文笔那么圆熟。其余,《吃春》、《天香妙厨》和我转载的这两篇,我还没有感觉到和以前的散文取材、行文有多大的变化。只是觉得他的小说走向不稳定,手法上跳跃变化很大,可能是在作一些自我突破的实验性尝试吧?


2014年06月03日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05-31 09:07
心在华年 回复  仁者
张忆先生的小说一是现实的,二是超现实的(姑且这么说)。作为后者,我认为,恰恰他的这一部分和您所说的随笔,最能体现他的思想和心灵的。
    ——顺祝端阳节快乐!

2014年06月03日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05-31 21:33
 仁者 回复 心在华年
超现实小说大都渗透和传达着某种哲学观念(比如存在主义的“异化”),有的也在表现自我心理感觉(即内宇宙)。我读张忆近期的超现实实验小说,比如《墙上上的声音》还没有看清作品在传达怎样的主体意识,摸不准张忆的创作意向。但我能感觉到他在表现心灵深处的自我感觉和自我心理体验,包括隐秘的深层的潜意识和性心理。读《宫中》我联想到冯唐的小说,这是另一类实验,好像也是在表现存在的荒诞。在我的感觉中,张忆是感性大于理性,他的现实题材的作品大都诉诸充满感性色彩的审美评价,而不做理性评判。超现实小说,他还处于写作手法上尝试性实验阶段,主体意识和每篇作品的创作意向并不是很明确。

2014年06月03日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8小时前
心在华年 回复  仁者
在我看来,张忆先生的超现实小说的思想其实非常明确。《墙上的声音》,这个墙上的声音,可以实有,可以虚无,但是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只能住着一个人,乃至出现幻听,这就是爱的极地。《宫中》其实就是一篇寓意小说。它的思想在文中说的很清楚。

2014年06月03日 - 仁者 - 仁者的博客
5小时前
 仁者 回复 心在华年

幻听幻觉是一种心理状态,即便是“爱的极地”,那也没有超出心灵之域,这种爱只能诉诸心理感觉,而不是诉诸理性意识,又能传达出怎样的思想呢?思想是理性的,社会上的“爱情”当然不能排除理性,所以现实主义作品对爱情的描写都要给予思想的、道德的评判,或肯定,或否定,从而表达一种思想观点。超现实主义作品则恰恰相反,它极力排除社会思想和道德伦理的评判,而采取一种“人的视角”。这种“人的视角”既不是社会学的,也不是文化的,而是非理性的“生命意识”。在这里,爱出自人的生命原欲,是情欲的冲动和宣泄,因为人的存在处于社会生存的“异化”之中,心灵在发生种种扭曲,因此作为生命个体的心理欲望和宣泄行为也表现出某种“怪异”。《墙上的声音》那种幻听幻觉,那些满墙插管的行为,那种性的冲动和宣泄方式,那只是一种心理反映,一种生命状态,其心理行为不是受什么思想支配的。张忆也无意对其做出什么思想道德的评判。如果说张忆的创作思想是明确的,那就是对“异化”的展现与批判。但每篇作品的展现都凝聚着批判所指,从这篇小说的整体构成看,我感觉不到定向的所指和意涵,或者说缺乏超现实的升华和提炼。至于《宫中》这种隐喻类型的小说,自然是应该有所寓意的。可是它的寓意是什么呢?你说“它的思想在文中说得很清楚”,清楚在文中哪句话我真的还没看出来。隐喻是不能明说的,一旦把寓意说清楚,小说就失败了。我的感觉是,《宫中》的人物还没有提升到隐喻的象征性,人物之间的隐喻关系也缺乏让读者能够领会的意涵。

编后语:

       张忆的创作精力和写作速度是惊人的,他总有东西可写,或散文或小说三五天一篇,小说的创作手法也在现实与超现实之间不断地探索,不断地变换,他的写作受到广泛而深入的关注也就很自然。作为读者,不同视角,不同见地,见仁见智的差异也势在必然。如果能够排除杂念,展开不同看法的深入探讨和交流,不仅会深化双方的认识,也会形成作者与读者、写作与接受之间的良性互动,这无疑有益于共同的促进和提高。上面编录的是我和心在年华点评对话,点评不是评论文章,不可能是出于深思熟虑的见解,文字也不可能是精心推敲的。我把二人的即兴看法展示在这里,自然有吸引探讨的求教之意。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