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有交集就有故事——我和吴洋(一)  

2014-01-28 15:3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然接到吴洋的电话,问过身体和家里,说一晃十年了,不是不想,是一想起那段日子就,本来是想学艺拜师特意请你来教课的,哪知······,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我拦住他的话题,说那有什么呀,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是也白白收下了那两月的工资吗?你和罗丽,你们的办学,都一直还好吧?他说一言难尽,电话里不便细说,过完春节哪天去看看你
      
       我知道又有倾诉,又有故事可听了。人这一生,说不定谁和谁发生交集,有交集就有故事。我和吴洋从初见到如今,也就是一夜、半天和两个月的接触,未断线的情感联系却延续了四十年。两三次接触都出我意料,也都连带着与他人的交集,很有戏剧色彩,如今回忆起来既朦胧又清晰,就像小时候睏眼看戏,不过一旦敲击出文字,却是真真实实地构成了人生过往、岁月流逝中的片段插曲。
        
        先说初见。那年我好像已经三十了,我的一个在海龙农场改造多年的“右派”老姨夫要给我介绍对象,是农场书记的女儿,也是吴洋的姐姐,这是后来才知道的,那时的吴洋还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相看的结果是我和吴洋的姐姐无缘,却提供了吴洋跟我见面和日后交往的契机。

       那是 “文革”中期,我还没有“结论”,母亲又病卧在床,哪有心思谈什么对象?对方是农场书记的女儿,又说是师大毕业的,会找一个“反革命”吗?我问是否把我的情况隐瞒了,姨夫说哪能隐瞒呢,已经跟对方介绍人说了,人家都是农场的职工,又都是有文化的,人家说书记不在乎,教师挨批斗的多了,年轻轻的哪有那么多的反革命呢,主要是看看人,成不成也得见见面。都已经跟人家说定了。我没法再推脱,母亲又催我,好在去海龙镇一个小时的车程,再走一段路也就到了农场,坐通勤火车早晨去傍晚就可以归来。

       先在姨父家见了介绍人,是两三个女的,一见到我她们就面面相觑,说了几句话就退出去了。双方见面不知为何拖到傍晚,地点好像是书记家的院门前,树下有个大磨盘。因为没心思,我也就没细看,感觉对方不俊也不丑,只是不像是读过什么大学的,家常的旧衣服换都没换,上衣的一个纽扣掉了竟用一根黑发卡别着,手中好像还在磨盘忙着什么活儿,我心里一笑:这哪像是在“相亲”呢?当时她问了我几句什么话我已经记不清了,应付几句就回到了姨父家。晚上没车了,想到母亲在床没人照料,心里很懊悔。吃晚饭的时候介绍人把姨夫叫了出去,传回来的话是:“看他那个样子,哪像是吃苦耐劳能干活的?连猪食菜都不能给我lai!(读第三声,撸拽的东北方言)” 一听这评价,差点把我笑喷了。姨夫说介绍人也不好意思了,说如果早就见到你,她们就不会介绍了,不过她读过大学是真的。我说:真的假的都正好,我正不知该怎么给介绍人回话呢。

       晚上只能睡在姨夫家。所谓家,也就是姨夫和他十多岁的小儿子,吃住在农场给的房里。我老姨年轻轻的时候早就在沈阳去世了。中年后娶的再婚女人又颟顸又撒泼,一吵架就找单位,硬是把男人告成个“右派”才撒手人寰,所幸总算给我姨夫留下个丑儿子。我和姨夫刚躺下,小表弟就领个一般大的少年进来,一起上了炕,显然是说好要睡这儿的。那时候如果我知道这是农场书记的小儿子,我会很惊讶,他和他姐姐有着太大的反差:蓝色的工装裤长短很合体,蓝背带里露出的白衬衫也很干净,圆圆的脸蛋上是一双睫毛长长的笑眼和一张开启着的笑口,鼻头的样子也很可爱。他一直笑望着我不说话,当晚就睡在我身边了。这就是我和吴洋的初见。

       几年后我收到了一封信,是从大连海军部队寄来的,先看落款是吴洋,还不知是谁,见信中写道;您可能不记得我了,那时候我还小,我就是在贾东武家睡在你身边的吴洋----贾东武是我姨夫的儿子,我知道吴洋是谁了!想不到几年过去他已经成了海军战士,更想不到他会给我来信!信写得热情洋溢,他说一见面我就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也知道我已经离开学校进了工厂,一个孩子对只见一面的大人能有这样的深切感受和长久关注,也使我大感意外。他说他也喜欢写作,写写诗歌,写写通讯,希望我能指导他、帮助他。我给他回信之后,他还给我邮寄过两次小海米。那时候物质匮乏,小海米也不是容易买到的,他的心我领了,可他一月的战士津贴能有多少呢?我坚嘱他再不要寄东西。我们的通信持续了一年多,到他复员之后就断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