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珍惜我们的相识  

2013-12-05 16:5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天前的上午,我坐在电脑桌前读是故人来《对白》,老伴喊我:“有邮件”,  我想肯定是梦蝶把她的《雅虎记忆》寄来了,一看,果真是!签过字、谢过邮差,我一边激动地拆着邮包,一边心里叨念:一诺千钧呐,梦蝶!已经有两个多月了,你没有食言,书也没有寄丢——打开一看,扉页上写着“送给仁者好友:珍惜我们的相识!”  我的眼睛立刻湿润了。
       《雅虎记忆》是今年8月由漓江出版社出版的。我知此书出版,源于9月初梦蝶发来一条消息:“我的选集《雅虎记忆》配乐:《再见往事》,希望带你到过去,那曾经的美好回忆······愿与你分享!点击此链——”  我一边听着《再见往事》的曲子,一边回忆着我们的相识和交流·,但我很快从沉浸中跳出来,因为我急于想了解梦蝶新出版的这本选集。 在这里,我读到了《我的选集<雅虎记忆>(诗歌体小说)掠影》,读到了资深文艺评家刘锡诚先生的《梦蝶<雅虎记忆>序》,也读到了梦蝶为此书写的《引言:让我再一次读你》。不消说我是非常希望读到这本书的,因为它不仅集纳着梦蝶08—09两年的诗选,还在每首诗的后面呈现着众多知音的评论,这无疑会加深我对梦蝶诗的领会和解读。
       我回复梦蝶说,我没有办过图书订购,也懒,我希望得到一本由她签名寄来的书。我知道她的朋友遍及各地,都要求赠书她怎么承担得了?所以我说书费我是要回寄的。 梦蝶的回答是:“呵呵,你呀,我不可能收你书费的。你应该知道,对你我是刮目相看,当然是特殊的,你能喜欢,我就很开心。”  这样一说,我反倒觉得很惭愧。作为一个她双倍年龄的老年读者朋友,虽然我们俩有过相互的点评和友好而开心的对话交流,但毕竟有代差,而且交流是在两年前,两年来我对梦蝶的诗已经渐渐疏远。不是我想拉开距离,而是距离客观存在。梦蝶的诗思是深邃的、广博的,也是很现代和后现代的,许多诗的思路和语言表述我摸不准吃不透,无法留下点评文字,而对梦蝶和她的诗,我又不能一走一过,或说声“拜读”、“欣赏”就心安理得,于是只好不再露面,想读的时候也是以不登录的方式潜入。两年的疏离梦蝶没有忘记我,没有嗔怪我,反而以她《再见往事》的配乐曲带我“到过去,那曾经的美好回忆”,又在赠书的扉页写下“珍惜我们的相识”,我该作何感想?能不自感惭愧,能不潮湿眼睛吗?
       
       梦蝶是大草原的女儿,她生活工作在巴彦淖尔,不是蒙族,是满族,她身上流淌的是大草原的血液,她的诗魂、她的胸怀和生命激情也是属于大草原的。相比之下,我这个跨世纪的老人显得多么世俗,多么拘谨!《雅虎记忆》留待后面再说,还是先说说我们一老一少的相识吧。
        那是2011年的初夏,我刚刚上网建博不久。相识自然是从阅读开始,但已经不记得是怎样的开头,幸好我们的点评对话有网帖记录,我还珍惜保存着。那就摘引两段对话以再现当时的情景,也请读者朋友留意梦蝶的观点,看看她是怎样一个热情、爽朗而饶有风趣的人。
        2011年的端午节,我发表了《【诗词】相见欢 · 伴雪松兄登山采艾》,同时配发了两三张照片。在这里,留下了梦蝶和我的这样一段对话:
       梦蝶:高高的个头!文雅恬静的姿态!无论神态还是气质确实脱俗!欣赏!
          我:这样的老头成不了大器,只能做个文人。
       梦蝶:文人好!比其它大器好!我内心这样认为。
          我:从古至今,不是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吗?
       梦蝶:至古到今留下的不是书生的文字吗?
        对《相见欢》小词,她也作了好评:“写得自然、生动!且妙趣!喜欢!”  我感觉得到梦蝶对人对词的夸赞不是言不由衷的俗套,她没这个必要。虽然刚刚认识,我也从读诗中感觉到她是个有思想有品味的人,因此也有接受赞誉的欣喜。
       2011年9月,读了《我的十七八岁》(上篇),又有几句对话。
       梦蝶:“呵呵,太有意思了!写得好细腻!好逼真!一个时代在你的笔下慢慢显出轮廓······”
          我:我的回忆,的确是在写那个时代。
  梦蝶:从十七八岁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多愁善感,又非常聪明好学,多才多艺的人!
   我:那时候毕竟年轻。多才多艺就谈不到了,我不懂音乐,这是我一生最大的缺憾。
  梦蝶:你确实是细腻而多才的呀,关于音乐,其实感知就行。问候你,节日快乐!
  同月,我发表了《上网百日感言》。
  梦蝶:“对于上网交友,对于网上的情与爱,我读了许多博文,体察了各种细致入微的个体感受。感受大都来自真实与虚幻之间,如梦如幻的情调,充满哲思的感悟和情动于衷的体验,加上诗化的语言,读来都令人心灵震颤。我老了,对网爱已经没有奢求,不可能参与网恋······”我读着就笑了,你也许还有可能呢?呵呵。
   我:可能?哈,微乎其微呀!即使枯木逢春,也不敢享受春光了。
  梦蝶:呵呵,我又笑了······笑你“不敢”两个字。
   我:不敢享受因为不配享受。你想啊,枯木瑟索在明媚的春光,岂不是太煞风景了吗?自惭形秽呀!
  梦蝶:“爱”这个字,我认为存在于一个人的一生,只要他懂得爱。爱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无论任何人、任何年龄、任何肤色,不管高低贵贱······
   我:道理是这样。只是对于爱的对象人人都要选择,哪里会有一视同仁的平等啊?当然,人人都有爱的权利,老人也有黄昏恋,可我家里已经有个老伴,再到网上找个老太婆?哈哈,别这么煞有介事地认真说笑话了。你作财务工作,竟对人文科学和文学艺术有这样的兴趣和素养,应该属于特例。
  梦蝶:呵呵······我又笑了,网上找个老太婆,,我想感觉也一定很新奇······我相信是,您不信试试?
   我:哈,好嘛,一个老头子,一个老太婆,在网上进行柏拉图式的精神恋,新奇是够新奇,滑稽也是够滑稽的了!你是让我试试出洋相啊?
  梦蝶:呵呵,你呀!有点保守!我要批评你啦,呵呵!和您谈话非常有意思,您很风趣!非常高兴与您认识,钦佩你的文学素养,愿您经常赐教。刚发了一首小诗,等你。
   我:好啊,那我就先睹为快了。
  梦蝶:我要去上班了,先再见!

  这就是我和梦蝶相识之初的交往。两代人的这种交流和探讨,不是很率真、很开心、很美好吗?是的,应该“珍惜我们的相识”,应该感谢网络!《雅虎记忆》承载的是梦蝶四年前的诗作,那时候我还没有上网,无从与梦蝶相识,如果说相识之后我对梦蝶的诗也没有真正读懂,那么《雅虎记忆》的评论会带我走进梦蝶的诗心和诗路。读者朋友想深入了解梦蝶的内心世界和她的诗作,不妨先读读她的《雅虎记忆》引言和刘锡诚先生的《雅虎记忆》序(见转载),我也正在阅读《雅虎记忆》,有刘先生的《序》在,对此书我就没必要再说什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