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老蚌千里寄珠来  

2013-12-22 11:1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终岁尾,我又收到了一本书,散文集,《远方有多远》,是博友沉沙老蚌从千里之外的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寄来的。千里有多远?天涯若比邻。老蚌把他濡磨成珠的心血结晶寄给我,我们的心就贴得很近了。

 老蚌不老,小我二十左右,恰在中年,浓眉大眼阔口,应该说是一个潇洒男子。他本名王志明,笔名明贤子,沉沙老蚌是他的网名 。外坚内软,沉沙驻岸,观风云变幻,任浪冲潮卷,“我心依然”——这是他对自己网名的诠释。这可以看作是他的一种人生态度,但却不是他的生活方式。此前的老蚌并没有沉沙驻岸,更没有把自己遁缩在硬壳里,改革大潮的席卷也澎湃了他的心潮,而立之年他抛弃单位,下海远游,从黑龙江的富拉尔基到天子脚下、到山东威海、再到云南昆明,前后漂泊打拼十九年,足迹遍大江南北。说不上单寒羁旅,总还是游子之心,他一边感应着商海世态人情,一边思念着家乡亲朋故友,特别是母亲和女儿。《远方有多远》就是他的感应和思念之作,有回忆有见闻,有叙事有抒情,赤子之心、慈父之爱、感怀之慨,跃然纸上,盈满书幅,扉页的题词是:“谨将此书献给养育我的父母以及我挚爱的那片黑土地”。

阅读着《远方有多远》的一篇篇散文,也牵起我对博友之情的回顾。我们的相识有两年多了,交往虽然说不上是密切,却一直不离不弃,他把我视为老大哥,我把他称为蚌弟。相识之初的突出印象是沉沙老蚌这个网名,我觉得很有趣,也很耐人寻味;还有,就是他的家乡是富拉尔基,这个地名我很熟悉。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河北老家的一个中学毕业的表舅住到我家,天天皱着眉头写信求职,结果去了当年全国著名的“特区”----嫩江畔的新兴钢铁城市富拉尔基,从钢厂回来看我们的时候眉开眼笑,还带来一大兜子他们钢厂发的夜班“劳动保护”大面包,嵌着酸甜的葡萄干很好吃。作为钢铁工人的儿子,也曾是钢铁工人的老蚌,对富拉尔基自然是有着特殊感情的,以此话题也就建立了我们的友谊。两年来不离不弃的交流加深离我们的了解,我知道他从二十多岁就开始写诗、写散文、写小说,发表作品用的是他父亲给他起的乳名明贤子。也知道他忙于整理博文要出书。他隔段时间就过来看看我,读读文,留言的笔端也是常带感情的。不妨举出一例,那是在新建我的个人相册之后,他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其实,一部相册,就是一个人的历史,在我们感怀岁月的犁在脸上随意刻画或纵或横的褶皱,感怀不经意间走过的岁月沧桑······我们真的在慢慢变老。于是,在那个宁静的下午或是夜晚,独自捡拾着图片留给我们或深或浅的印记,品味着印记刻画在心灵中或喜或苦的滋味······那该是怎样的一般感受?喜,让人怀恋;苦,叫人回味,即便是痛苦,在这一刻也似乎变得温馨起来,这真是人的心态所致。因此,年轻让人向往,岁月叫人留恋······望着这些让我们回味一生的印记,安抚自己对美好的向往,开心地活,快乐地活,尽情享受以自己感觉的美好中的美好!”  又说 “走过人生的沧桑岁月,通过不同岁月的图像,我们萍水相逢在这一刻似乎也变得亲近了许多,彷佛是多年的故交,不是吗?因为,即便是地域的不同,我们也都是这样经历了世间的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  

老蚌的这段话说得很深沉,很抒情,他的性情和语言风格也由此可见。他喜欢沉思,但他并不安宁,因为他心中有梦,人生梦、作家梦常常给他带来灵魂骚动,他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安分守己的人。很熟悉他的同城作家张大鹏,在《钢铁后人的岁月留痕——明贤子和他的<远方有多远>》的评论中对他做了以下的描述——

“在他血气方刚的后青春时期,适逢国家改革开放浪潮如火如荼、愈演愈烈之际,产业要升级,经济要转型,一大批国有企业不免纷纷陷入改革的阵痛之中。想想父辈那一代人,志明心里满是敬仰之情。那一代人太可歌可泣了,太具有传奇色彩了,他们身上无一例外地全都凝聚着集体主义精神,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他们不讲条件,不计报酬,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辛辛苦苦了一辈子,把全部的精力和汗水都无私地献给了国家的钢铁事业,成为共和国工业大厦的基石,而且无怨无悔。敬仰之余,志明也为父辈们感到一丝委屈,他心疼啊,心疼自己的老父亲,心疼那一代人艰苦卓绝的劳作,他们鞠躬尽萃,透支了年华,也透支了健康,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 此时,身为产业工人的志明产生了出外闯世界的念头。他原本就不是安分之人,他早就怀揣着梦想,那梦想在远方。低头沉思,他觉得自己这辈子不太可能复制父辈的人生轨迹了,变幻的时代风云不允许那样了。他的心思恍惚起来,必须换一种活法,让个体生命张扬起来,让大好年华在更宽阔的空间飞腾。他的目光开始向远方的风景张望。生活在别处。外面的世界才精彩。这是个有想法就有行动的人。说走就走,打点行囊之后,他离开工厂,告别亲友,开始了一段颇为漫长的飘泊岁月,志明当时的情形很有一点儿古代壮士仗剑远走天涯的气魄,赴京都,下威海,走云南.......一路走来,风尘朴朴,看惯了外部世界的风云变幻,遍尝了人世的苦涩甜酸。"

那篇《留痕》又说:

“时间是一匹快马,匆匆而来,又绝尘而去。原以为非常遥远的21世纪很快就到了眼前,随后的日子愈加地快捷,城镇化浪潮加速了中国文明的进程,新兴电子产品几乎一夜之间就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当汪峰那首著名的摇滚《春天里》传遍神州之时,在外飘泊了十数年的志明已然回家。 时间是一匹快马,匆匆而来,又绝尘而去。原以为非常遥远的21世纪很快就到了眼前,随后的日子愈加地快捷,城镇化浪潮加速了中国文明的进程,新兴电子产品几乎一夜之间就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当汪峰那首著名的摇滚《春天里》传遍神州之时,在外飘泊了十数年的志明已然回到家乡。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间未改鬓毛衰啊。“凝视着此刻烂漫的春天,依然象那时温暖的模样,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大街小巷充斥着汪峰声嘶力竭的歌声,志明似乎心有所动。不能不说,有时,很多人,尤其是男人,尤其是有经历的男人,他们的感觉在某些时候是会发生共鸣的。回望往昔岁月,志明产生了倾诉的欲望。他操起荒疏已久的笔,在纸上写写划划起来。开始不免有些滞涩,慢慢就流畅多了,随后就是出闸之水,一发而不可收。两年之后,写就的文章有一尺多高,于是就有了这本书----《远方有多远》。翻开《远方有多远》,人们不禁会为作者别有创意的构建而欣然一笑——当然是会心的一笑。书中四个专辑都是作者精心打造的板块,组合成一个神奇而又美妙的世界。如果说开篇专辑《故乡私语》是一颗坦荡的赤子之心,那么《芳草天涯》则是一袭为人子、为人父的情怀;如果说《馨香一瓣》描绘了人和事物的花团绵簇,那么《春城寻梦》就是一个远方有多远的梦想空间,林林总总,扑朔迷离……像油画,线条遒劲有力,五彩斑斓;似长歌,既古道西风,也小桥流水;如山泉,奔腾涧石之间,流出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一篇篇不无精致优雅的文字洋洋洒洒地铺陈开来,全方位、多维度地展示出一个感性、率真男人的内心世界。”

引述到这里,我也就不必为《远方有多远》再说什么。王志明—明贤子—沉沙老蚌为我寄来的是一捧明珠,它温润着我的心,也相信它的面世会光照许多人!谢谢蚌弟!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