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从两首题照词 说说孙泽先  

2013-11-21 23:5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填词试笔】  汉宫春  古刹千秋 - 孫澤先 - 歸根書院_心與詩的家園

   【汉宫春 】 古刹千秋                         
                                   ——为网友老邱摄影作品题照
                                                                                                孫澤先
 
  古刹千秋,伴蒙蒙云雾,郁郁空山。
  蟠龙蓄势待发,画栋雕椽。
  清风乍起,寺门中、舞动经幡。
  幽谷里、晨钟暮鼓,声声记取流年。

  昔日灵鹫山上,降如来法雨,五彩斑斓。
  达摩十年面壁,谁得真传。
  如今庙宇,看袈裟、依旧光鲜。
  浑未晓,菩提般若,可曾萌蘖心田。
 
  

【诗文随笔】  浣溪沙  雨中蛙 - 孫澤先 - 歸根書院_心與詩的家園


【浣沙溪 】  雨中蛙 
                                     ——为网络摄影作品题照
                                                                           孙泽先
 
抱定青枝股掌间,等闲擎起半边天,荷塘一任雨声喧。
腾跃莲旁掀碧浪,穿行叶底动清涟,极端气候也心烦。
 
        这是我的博友孙泽先先生的两首题照词。面对同一摄影作品,每个欣赏者都会有自己的着眼和感受,同时也会激发想象。如果为之题照,形诸笔墨的描绘就不可能是对原作的还原,势必融入自己的感受和想象,形成借题发挥的再创作。那就让我们看看孙泽先的《古刹千秋》和《雨中蛙》,看看他在两首题照词中表现了什么,又是怎样表现的。
            
      《古刹千秋》题写的摄影照片,只是在云雾青山的背景中突现了寺庙的一角飞檐,既无古刹之形,也无千秋之迹,孙泽先这首词对古刹的描绘,凭借的不是照片,而是由照片引发的想象。“古刹千秋,伴蒙蒙云雾,郁郁空山。蟠龙蓄势待发,画栋雕椽。”  这是对照片的描绘,描绘的措辞中已融入了自己的感受和遐想;“清风乍起,寺门中、舞动经幡。幽谷里、晨钟暮鼓,声声记取流年。”  这就完全是来自以往生活经验的想象了。细品品风动经幡的景象和晨钟暮鼓的回响,谁能不沉浸于千秋古刹的气氛和意境?“声声记取流年”又把人心牵引得多么遥远!这样的铺排描写,这样的句子、句组和语言格调,如果把它们放进宋代词人比如辛稼轩的词集里,有谁会辨出真伪呢?   
       下片宕开笔墨,抒发感怀,先是承接“记取流年”,说“昔日灵鹫山上,降如来法雨,五彩斑斓。达摩面壁十年,谁得真传?”   接着一转:“如今庙宇,看袈裟、依旧光鲜。浑未晓,菩提般若,可曾萌蘖心田。”  古刹依然在,袈裟照旧穿,真经无人传!到此,《古刹千秋》的题照之意也就不言而喻了。
       孙泽先是辽宁医药大学的教授,是位学者诗人,他从医学转向关注人类精神生活的深层心理探索,很有独特创见,在他的《归根心理学》著作中对宗教作了深入的研究,深知佛教的禅宗真传在于心法修炼。心法通向的是宇宙和生命的本源,他称之为“根“。如果不修心法,不知”归根“,岂不是空披袈裟?推而广之,联想人间信仰丧失和种种伪信仰所造成的精神乱象,又怎能不让这位学者发出“谁得真传”的浩叹?
       
       我是在今年夏天去沈阳拜访石子的时候结识孙泽先教授,几个月来的博文互读和点评交流已经使我们成为推心置腹的好友。对他的《归根心理学》我还没有吃透,但我却感觉到他深厚的心修和学养。他有敏锐的头脑,缜密的思维,是个很理性的人,同时他又是个很感性的人,从上面两首题词不难看出他的多思善感和来自形象思维的想象力。理性使他成为学者,感性使他成为诗人。他有两支笔,一支是用逻辑语言写理论文章,一支是用形象语言写诗词曲,二者并驾齐驱,各有成就。前面已经领略了《古刹千秋》,再看看他的《雨中蛙》。
       
       面对这样一幅雨中蛙的照片,那就得仔细观察了,你能看出这只青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神态和心情吗?我想应该是各有各的看法。出现在孙泽先笔下的雨中蛙,上片是:“抱定青枝股掌间,等闲擎起半边天”,多么形象生动的勾勒,“抱定”,“等闲”,显得多么神气活现,意得志满!“荷塘一任雨声喧”,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一任”,又是多么气定心闲!这样的措词,这样的描绘,给我们的感觉是讽刺还是赞美呢?
       下片转为动态描写:“腾跃莲旁掀碧浪,穿行叶底动清涟”。这无疑是由画面引发的联想和想象。“腾跃”、“穿行”,“掀”浪“、动”波,把荷塘搅得多么热闹,这种随心所欲的施展又是多么欢腾,多么惬意!然而,“极端气候也心烦”,不管怎么欢腾,怎么得意,遇上这样的雨天,你不还是瞪眼呆坐吗?——这是一种解读,这种解读是从《雨中蛙》的措辞中读出了讽喻之意。还可以有另外一种解读,那就是把上下片的静态和动态描写都看作是赞美,于是结尾一句“也心烦”就成了调侃。这种解读也是可以顺理成章的。

       讽刺和调侃是两种不同的感情色彩,对雨中蛙而言也就是两种不同的审美评价。倒底是讽刺还是蕴含赞美的调侃呢?不必有定论,“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随你领会好了。诗词的意象总是大于理论的概念。读罢“极端气候也心烦”,我又回过头来细看雨中蛙的照片,从那抱枝撑伞的坐相,那两只瞪得圆圆的大眼,我已经看不出意得志满,神气活现,而是在呆呆的失神中流露出一种孤独的等待和无奈。依照这种观察,再读《雨中蛙》,那就既不是讽刺,也不是调侃,而是另外一种滋味了。不过,就我的解读来看,孙先生的《雨中蛙》的描绘所传达的意向还是对人的讽喻,这是从措辞的感情色彩中可以感受到的。

        《古刹千秋》和《雨中蛙》不过是我从“题照”角度举出的两首词。题照,有三个可以看得见:一是作为再创作题材的摄影照片可以看得见,二是再创作的想象力、表现力和表现意图可以看得见;三是作为古典体裁的诗词,作者对诗词形式和语言的驾驭能力可以看得见。孙泽先的诗词曲是严格守律合谱的,每首诗词曲的发表,都有诗式或词、曲牌的谱式呈现,并有特殊句式和用韵要求的标注。这两首《汉宫春》和《浣沙溪》词牌的谱式和标注让我删掉了,因为我认为没有读者会去细细对照。但读者可以看到这两首词的语言并未有因为遵谱守律而出现半点生硬造作的痕迹,都写得得心应手,挥洒自如,想表现什么就表现什么,表现中也没有因袭半句过时的陈词滥调,两首词运用的词语都是从规范的书面语言和常见口语中选择提炼出来的,因为用得精准,用得贴切,所以给人的感觉就不是词藻的堆砌,而是语言构成的形象和意境,语言传达的情感和美感。这正是古典诗词大家的风范。

       诗、词、曲兼作,样样写得扎实,写到圆熟,写出随意,无疑需要深厚的学养和功力,当然也需要天赋和才气,这都是我从孙泽先的诗词曲写作中可以感觉到的。功力来自习练和钻研,我的突出感觉是,作为学者诗人,孙泽先的写作和治学同样严肃认真。他把他的诗词曲称为“试笔”,意思是习作,这不是故作谦虚,他的确是把他的写作视为研习,他写的《稼轩词常用词牌彩注》就是明显一例。那种钻研,那种深入,那种精细,不仅仅是形式上的把握,也是风格和手法的学习。他常把绝句作为“随笔”针砭时弊,每首作品发表都附录与之相关的报刊新闻资料,绝不放空炮。以这种严肃认真的学者作风贯穿写作,能不提高?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