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转载】古北口(作者老初)  

2013-11-12 12:4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初《古北口》
        群山如浪,北齐、明长城行在其间。山峦若绿色的大海亘古如新,而长城却以破败袒露着1000多年关于人的痕迹;晴空朗朗,不宜察觉的流风鼓荡着飞鸟,奢华的景象不禁让我在心中长长一啸。

秋日无拘无束地高悬,滋养的不仅是草木,还有脑袋里游荡的触觉。古北口,皇城东北部最紧要的关口,煞有介事地凭吊点什么,分量是足够的。通过这个关隘,蒙古人、契丹人、女真人,着着实实让男耕女织、诗书传家的汉人吃尽了苦头。玩科举的、赶骡子犁地的打不过骑马狩猎的;吞肉的由着性子摆弄食草的;天足女人的儿孙凌辱三寸金莲的后代。天意!

期间,作为被蹂躏者的反抗英雄,临死之时常常发出穿越千年的哀鸣,宋有岳飞,明有于谦、袁崇焕。所谓英雄,在咽气的时候,大多没有听到世人不费力气的褒奖,除了忍受腰斩、千刀万剐难忍之痛,在他们守卫的草民眼里还扮演杀之而后快的角色,制造娱乐效果。

英雄桂冠的授予往往是后话,是历史的理性。理性是滞后的,可以写在纸上以“国脉”的情素标榜传世;感性是现时的,现时的是统御者利益即刻的存亡。他们弯弯绕的肠子放出屁来,经捧臭脚的渲染、盲从者的迎合,营造出万众一心耍混蛋的气象。真英雄注定悲愤而孤独。

偏僻之地,古刹寻僧、玄关访道,该是像我这样半吊子文人期待的场景。四下走一遭,旧址新庙,门洞开,僧不在,关二爷端坐迎客。我暗自一笑,寻僧访道为了禅机点拨?不是。实为嗅嗅千年的遗脉。听听晨钟暮鼓、看看唱经打坐,勾连今与往,这也未必不落俗套。

好在,枫叶依旧伸展如故。我折下一片,看不见的汁液漫出淡淡清香,其色在阳光下绿得耀眼。听脸上晒得发红的老乡说,再过十日,霜降的节气就要到了。霜降后,枫叶几乎在一夜间由绿变红。

那时,古北口长城上下,将由枫叶宣告秋天的终结。

那时,叶非叶,灿如花。

那时,也常是蒙古人、契丹人、女真人南下攻城拔寨后,押着大车小车、男人女人北归,准备“猫冬”的时节。

 

古北口 - 老初 - 老初的家园

 仁者点评原文:

游记虽短,含蕴无限。人文的衰朽,民族的沉沦,英雄的悲剧,“丛林法则”和由此带来的文明进化的悖论,都包含在短短文字的字里行间。而行文又举重若轻,惜墨如金,把“勾连今与往”的沉思与感慨都在看似脱口而出的点评文字中化开。结尾由“北古口长城上下”即将变红的枫叶“宣告秋天的终结”,“那时,叶非叶,灿如花”,“那时,也常是蒙古人、契丹人、女真人南下攻城拔寨后,押着大车小车、男人女人北归,准备‘猫冬’的时节”,这样的点厾文字蕴蓄着多少寄寓讽刺的历史感慨!老初先生的记游文字不是写景的,景物中寄托的都是沧桑之感、兴亡之叹,充满哲思。——转载了!

: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