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的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回忆录】我的十七八岁(上篇)  

2011-07-24 09:2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俊僧和两小和尚坐坛亮相多日,该博主登场了。说点什么呢?我既无俊僧的慧根和雅相,也无小和尚的童心和稚趣,纵然博友纳兰情怀曾两次建言,希望我把童年回忆接续下去,可我那寂寞的童年已经没什么写头,不如索性晾晾我十七八岁的经历。那时候,从少年进入青春初期,我正经历着生理变化带来的心灵骚动,情绪化的多愁善感,无端袭来的烦恼和忧郁,还有狂野迷乱的发泄欲望,使我告别了专心课业、心无旁骛的少年时代,我渴望找到情感的寄托,也渴望着情感的回报,于是便出现了一段类似初恋的友谊。如果不是处于当时那样的年代,那段友谊会延续成为一段完美的回忆,可是延续下来的却是心灵的创伤和难以适应那个时代环境的苦闷和压抑。直到考入大学,把高中三年的日记付之一炬,才算结束了青春初期的精神危机。那是后话。现在我把我十七八岁的那段情感经历和盘托出,我想不同年龄的读者会找到不同的看点,得出不同的认识。

       那是不同寻常的1957年的夏天,他老人家以“引蛇出洞”的“大鸣大放”,给大批知识分子带来了出其不意的灾难。刚刚进入十七岁的我告别了初中母校,却无法同我尊敬爱戴的几位老师告别,因为他们几乎都被打成了“右派”。当年中考的录取率很低,我是以除体育外全5分的成绩和“三好学生”的荣誉被保送高中的。初中那三年学校实行的是学习前苏联的5分制,无论是课堂提问还是考试判卷都以5分为满点,错一点给4分,3分及格。三年中我的课堂采分手册和考试卷面很少出现4分,这说明我的少年时代是全心全意投入课业学习的。但是我的体育课成级只能是3分,因为单杠我不能回旋,双杠、跳箱我不能倒立和滚翻,那都是体育考试的达标项目;一向严格的体育老师以单独重考一遍的形式赏给了我4分的毕业成绩,完全是为了不影响学校对我的保送。可是,连这位体育老师也被打成了“右派”。初中那三年,我在学生会担任学习部长和美术组组长,全校老师都认识我,眼看一个个受人尊敬的好老师在一个暑期里都被揭发批斗折磨得面目全非,我不能不心怀同情,不能不产生疑惑。保送没有给我带来快乐,我是带着一脸的迷惘离开了毕业的母校,又带着初次离家的无依走进高中校园的。

       入校已是初秋。那时候全县唯一的这所高中还没跟随县委县政府迁入我家居住的梅河口,仍在海龙镇。这是一所有点历史也有点名气的省重点高中,占地面积很大。校园四周环绕着高大挺拔的白杨,随风哗哗作响;校园内也是教室成排,树木成行,一派纵深莫测的严整气象;唯独青砖青瓦的宿舍散在树木掩映的角落,显得幽静、古老而神秘。一进校园我就产生了似梦非梦的一种似曾相识却又疏远迷离的感觉,恍恍惚惚地有点失魂落魄,是想家吗?住下来,走进宿舍,那幽暗的光线,那混合皂巾、鞋袜和体汗的潮湿气味,使我既难适应又在窒息中涌起莫名其妙的冲动,我很想紧紧拥抱一个人,或者有人紧紧拥抱我,哪怕不说一句话,只听彼此跳动的心音也好。当然,这只是希望摆脱孤单的瞬间幻想。同寝大都来自全县各地城乡,也有从邻县来的,非但不熟悉,一个个还都因为能考进高中而自鸣得意。对他们意得志满的装模作样,我从心里瞧不起。一个人上街走走,看着家家年深月久的门窗和院落,听着影院高音喇叭播放的《天涯歌女》,我的心也被回肠荡气的“天涯海角觅知音”牵引着,鼓荡着,漂流得很远很远,还伴随着一种空落落的迷茫和忧郁郁的惆怅。入校多日来,我一直被这样那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缠绕着,连课堂听讲都心神不宁,时时望望窗外,直想飞出去。

       恰恰是望窗给了我意外的发现,也给我带来了情投意合的学友。他的名字叫周俊,人也长得很英俊。他家在本镇,不住宿,进出教室我们虽然有过擦肩照面的接触,却没有说过话,我以为长相出众的人都很傲,如果不是发现了他的回望,我是不会和他主动接近的。我个儿高,坐后排,前排靠窗就是他的座位,如果他转过身来,我俩正好斜对面,我也正是在他扭头回望的时候发现了他对我的一瞥,那一瞥的的目光让我怦然心动,不由自主地对他笑笑,他也立刻回报了友好的微笑。两三次对望之后,我们就开始接近了。原来他也是被保送高中的。虽然他的话语不多,但在零散间断的相互探询中,我也感觉到他读过许多课外书,书本知识和生活知识都比我丰富,这更增加了他对我的吸引力。在相识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和他几乎每天都有课间课后的有意接触。

       一个星期天,他到宿舍来找我,要领我到城边去遛遛。我俩穿越了大街和小巷,出了街就不知不觉地挽起手来,直到走进河套才把紧握着的手松开。我们坐在沙滩上,聊了一回儿各自的读书和兴趣,然后他躺下,我也跟着躺下,我们俩仰望着蓝天、白云和飞鸟,静静地出神。突然他问我,你有过初恋吗?初恋?我摇了摇头。他仄起身,以肘支头看着我,你没喜欢过女生?我想了想,说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小学六年级,我们班有个姓于的女生,好像比我大一岁,学习很好,放学老师常把我们俩留下来帮他判作业,老师不在的时候,她总是停下笔来看着我,没话找话说。我也喜欢她看我的样子,喜欢跟她说说话。有天很晚了,走廊黑洞洞的,地板一踩吱呀吱呀响,她抓住了我的胳膊靠近我,出门时突然把一个小纸团塞到我的手心,等我反应过来,她人已经跑远了。一路上我的心蹦蹦乱跳,回家偷偷展开纸团一看,写的是“请你考验我吧!”哈哈,周俊笑了,他坐起身,把脸凑近我,笑着问,你考验了吗?我一把推开他,说考验什么呀,那年我才十四岁,多大一点啊!他把我拉起来,又问,若是现在有人给你写纸条呢?现在?我望着他,反问一句,你想给我写吗?他笑了,说我倒很想给你写,可我不是女生啊!我说,你若是女生,咱俩还能这么随便接触吗?随便接触?是啊,无拘无束,不受干扰!哦,那好,他抱住我的臂膀,说,从今以后咱俩就无拘无束做最好的朋友吧!

       离开河套,我们又游览了一座香火冷落、年久失修的古庙。只见墙皮剥落,壁画失色,大殿的佛像也积满了灰尘。走到佛像前,他说咱俩许个愿吧,说罢颔首肃立,闭目合十,那么英俊的面孔做出这样虔诚的表情使我不禁笑出声来。他说笑什么,心诚则灵,你也许个愿吧!我仿照他的样子做了一遍,他问我许的什么愿?我说愿咱俩的友情与日俱增!他说心心相印,声息相通!于是我俩双击掌。出了庙门,他买了两个香瓜,擦了又擦,各掰两半,然后一人一半地坐在庙门台阶吃起来。他给我讲了他初恋的遭遇,那是个对他很痴心的女孩子,两人已经偷偷地相处半年多,到初三的时候被女生家长发现了,接着是老师和双方家长的合议,再接着是轮番轰炸式的开导,女孩终于离开了他。他叹了口气对我说,分开也好,继续下去不要说保送,凭考也考不上高中。我也跟他说了我的不是初恋的遭遇。小学三年级,我们班从沈阳转来一个小女孩,叫曲汝龄,长长的睫毛卷翘着,戴个小红帽,比洋娃娃还漂亮,惹得班里几个淘气的大男生一下课就围在她身旁蹦蹦跳跳、大喊大叫。有一天早自习,我在教室的黑板上按老师布置的自习作业给同学抄算术题,曲汝龄凑上来帮我擦黑板,擦完黑板她说给我化化妆,一下就把板擦擦到我的脸上;我来不及躲闪,也顾不得擦脸,一个劲儿揉眼睛,曲汝龄知道自己闯了祸,急忙掏出手绢帮我擦。这下祸更惹大了,自习乱了套,那个蹦跳最欢的马猴子已经十五六,大家都怕他,他先是自己喊,接着又领大家起哄:一二三,意思大了!一二三,意思大了!一连几天意思大了的喊叫一直跟着我,走到哪喊到哪,我虽然才十一岁,也知道那话的意思是跟女生好了,吓得我躲在家里不敢去上学,这才惊动了老师,才把起哄压下去。从此我总是躲着女生走,总怕跟女生单独接触。周俊说,原来如此,幸亏我不是女生!又说,两个男生意思再大也是哥们友情,古人还有“金兰结拜”呢,咱俩许了愿,击了掌,也就等于“金兰结拜”了!

      那天晚上,我兴奋得一夜未睡,重温白天的每个场景、每句话语和每个细节,仿佛看一场周俊和我两人主演的电影,我的耳边回响着他的声音,眼前浮现着他的身形和面容,充盈在心头的友情像欢快的小溪在汩汩流淌,在起伏奔涌······

  评论这张
 
阅读(2376)| 评论(2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